您的位置: 首頁 > 解讀回應 > 回應關切

2021年海南生態環境第二期執法典型案例

 

案例一



劉某某非法處置危險廢物案

 

一、基本案情

 

2021年6月9日,??谑芯C合行政執法局執法人員對位于??谑旋埲A區龍橋鎮某村煉油點開展執法檢查。檢查發現,該點為劉某某經營的廢礦物油煉油點,現場兩間倉庫內存放大量裝油的鐵桶和塑料桶,分別為已處置的廢礦物油和未處置的廢礦物油。配套的生產設備為一臺壓濾機,及一臺煉制廢礦物油的蒸餾罐,均設置在一間磚瓦房內?,F場還發現,部分油桶露天堆放于裸露地面,土壤層廢礦物油痕跡明顯。涉案的廢礦物油,屬于《國家危險廢物名錄》(2021年版)中HW08類的危險廢物。劉某某在未取得《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情況下,非法收集、貯存、處置廢礦物油14.2噸,其中已處置廢礦物油11.69噸、未處置廢礦物油2.51噸。為防止證據滅失,市綜合行政執法局于6月10日對該點未處置廢礦物油2.51噸、已處置廢礦物油11.69噸、裝廢礦物油容器3.8噸、廢白土1.94噸等證據進行先行登記,保存于符合貯存條件的場所。并及時查封該煉油點貯存、處置廢礦物油的一間磚瓦房和兩間倉庫。

 

二、查處情況

 

劉某某無許可證收集、貯存、利用、處置危險廢物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第八十條的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的規定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二項的規定,該煉油點非法處置危險廢物達三噸以上,涉嫌污染環境犯罪,屬于刑事犯罪案件。根據管轄權有關規定,??谑芯C合行政執法局于2021年8月2日將該案件移送公安機關偵辦。

 

三、案件解析

 

(一)法律適用

 

劉某某無許可證收集、貯存、利用、處置危險廢物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第八十條“從事收集、貯存、利用、處置危險廢物經營活動的單位,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申請取得許可證。許可證的具體管理辦法由國務院制定。禁止無許可證或者未按照許可證規定從事危險廢物收集、貯存、利用、處置的經營活動。禁止將危險廢物提供或者委托給無許可證的單位或者其他生產經營者從事收集、貯存、利用、處置活動”的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違反國家規定,排放、傾倒或者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或者其他有害物質,嚴重污染環境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二項“實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規定的行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嚴重污染環境’:(二)非法排放、傾倒、處置危險廢物三噸以上的”的規定。認定劉某某在未取得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情況下非法處置廢礦物油達11.69噸,其行為已涉嫌污染環境罪,將該案移交公安機關查處,事實認定清楚,法律適用準確。

 

(二)示范點

 

一是落實“環保+網格”聯動機制,形成生態環境保護合力。在當事人不配合的情況下,通過鄉鎮政府網格員的積極參與,及時對現場勘查、采取先行登記保存、查封扣押等措施防止污染擴散,并與相關部門密切配合,查清違法人員信息。

 

二是采取先行登記取證,有效防止證據滅失。該煉油點無工商營業執照、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且檢查時違法當事人不在現場,該局及時采取先行登記取證措施,確保關鍵證據沒有滅失,為查處違法行為奠定了基礎。

 

三是及時查封、扣押煉油點經營場所設施設備,避免產生更嚴重的污染后果。該煉油點處置的廢礦物油屬于危險廢物,未配套污染防治設施,危險廢物隨處堆放、處置,不及時采取有效防治措施可能導致污染進一步擴大。針對該環境違法行為危害性和緊迫性,該局立即對煉油點的設施設備進行查封、扣押并保存于有配套防治污染設施的地點,有效避免進一步發生污染環境行為。

 



案例二



海南某農業有限公司在飲用水

水源保護區使用化肥案

 

一、基本案情

 

2021年4月2日,白沙黎族自治縣綜合行政執法局接到群眾電話舉報,有人在阜龍鄉新開水庫的一級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內擅自使用化肥。接到舉報后,該局立即指派生態環境保護執法人員前往阜龍鄉新開水庫一級飲用水水源保護區開展現場檢查。經調查核實,海南某農業有限公司在阜龍鄉新開水庫一級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內種植檳榔苗,面積約163畝。3月17日、18日該公司給保護區內檳榔苗施用化肥,4月2日執法人員現場檢查時該公司給保護區內檳榔苗施用的化肥仍存在,尚未分解,該化肥種類為復合型化肥。執法人員立即責令該公司停止在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內使用化肥。4月5日,縣綜合行政執法局對該公司的違法行為立案查處。

 

二、查處情況

 

海南某農業有限公司在阜龍鄉新開水庫一級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內擅自使用化肥的行為,違反《海南省飲用水水源保護條例》第二十二條第二項的規定。依據《海南省飲用水水源保護條例》第四十二條第八項的規定,縣綜合行政執法局于2021年5月11日,對該公司處罰款3000元整。

 

三、案件解析

 

(一)法律適用

 

海南某農業有限公司在一級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內使用化肥的行為,違反《海南省飲用水水源保護條例》第二十二條“在飲用水水源一級保護區內,除本條例第二十條、第二十一條禁止的行為外,還禁止下列行為:(二)使用化肥以及其他可能污染飲用水水體的化學物品”的規定。根據《海南省飲用水水源保護條例》第四十二條“違反本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在飲用水水源一級保護區有下列行為之一的,責令改正,并按照下列規定處以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八)使用化肥或者其他可能污染飲用水水體的化學物品的,處二千元以上二萬元以下的罰款”的規定,對該公司進行處罰,案件事實認定清楚,法律適用準確。

 

(二)案件啟示

 

習近平總書記說過“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飲用水水源地的安全關乎一個地區的用水安全,保護好飲用水水源地是維護地區供水安全的重要保障。本案雖然不直接在水中施用化肥,但水源地周邊經濟作物種植區,農藥、化肥施用,促使土壤中的人工化學物質含量增加,而化學殘留物隨雨水或徑流匯入水庫,最終將造成水庫水源的污染。因此我們要像保護眼睛和對待生命一樣對待飲用水水源地。



案例三



陵水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私設暗管

排放水污染物案

 

一、基本案情

 

根據群眾舉報,2021年6月10日,陵水黎族自治縣綜合行政執法局對陵水縣英州鎮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房地產項目進行檢查。檢查發現,該房地產項目的生活污水匯集到污水井,未經處理被該公司用抽水泵抽至私設的管道排入市政雨水管網??h綜合行政執法局立即委托縣生態環境監測部門進行采樣監測。結果顯示:排入市政雨水管網的生活污水氨氮43.4mg/L、總磷4.43mg/L、COD 283mg/L,均超過《污水綜合排放標準》(GB8978-1996)表4第二類污染物最高允許排放濃度一級標準??h綜合行政執法局立即對該公司的違法行為立案查處。

 

二、查處情況

 

陵水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房地產項目產生的生活污水未經處理,私設暗管排放到市政雨水管網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條的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條的規定,2021年8月5日,縣綜合行政執法局對該公司處罰款20萬元。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第六十三條的規定,將案件移送縣公安機關對相關責任人員行政拘留。同時依照《海南省生態環境廳環境污染“黑名單”管理辦法(試行)》的規定,將該公司納入環境污染“黑名單”。

 

三、案件解析

 

(一)法律適用

 

陵水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房地產項目將產生的生活污水未經處理,通過私設暗管的方式將污水排放到市政雨水管網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條“禁止利用滲井、滲坑、裂隙、溶洞,私設暗管,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行水污染防治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條“違反本法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或者責令限制生產、停產整治,并處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報經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責令停業、關閉:(三)利用滲井、滲坑、裂隙、溶洞,私設暗管,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行水污染防治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的規定,對該公司進行處罰。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第六十三條“企業事業單位和其他生產經營者有下列行為之一,尚不構成犯罪的,除依照有關法律法規規定予以處罰外,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或者其他有關部門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情節較輕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三)通過暗管、滲井、滲坑、灌注或者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行防治污染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違法排放污染物的”的規定,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對相關責任人行政拘留,案件事實認定清楚,法律適用準確。

 

(二)案件啟示

 

一是加強部門聯動,通力協作。綜合行政執法改革后,執法和環境監測隸屬不同的部門,良好的協作關系是案件順利辦理的重要保障,本案中綜合行政執法局發現違法排污行為后,監測部門及時跟進采樣為固定違法證據起到了關鍵作用。

 

二是多措并舉,多手段打擊違法行為。本案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等規定將相關責任人移送公安機關行政拘留,有效震懾了違法當事人。并依照《海南省生態環境廳環境污染“黑名單”管理辦法(試行)》,將違法企業納入“黑名單”管理。通過移送公安機關行政拘留和納入“黑名單”管理倒逼企業自覺遵守生態環境法律法規,最大程度對企圖實施違法行為的企業進行警示。



案例四



海南某瀝青路面有限公司未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和環境保護標準要求貯存危險廢物案

 

 

一、基本案情

 

2021年4月8日,儋州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對海南某瀝青路面有限公司進行執法檢查。發現該公司存放的廢機油等危險廢物暫存間未設置截留溝,部分地面未完全硬化,存在危險廢物暫存間設置未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和環境保護標準要求貯存危險廢物的環境違法行為。同日,儋州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對該公司違法行為立案查處。

 

二、查處情況

 

海南某瀝青路面有限公司未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和環境保護標準要求貯存危險廢物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第七十九條的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第一百一十二條第一款第六項、第二款的規定,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對該公司罰款10萬元。

 

三、案件解析

 

(一)法律適用

 

海南某瀝青路面有限公司未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和環境保護標準要求貯存危險廢物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第七十九條“產生危險廢物的單位,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和環境保護標準要求貯存、利用、處置危險廢物,不得擅自傾倒、堆放。”的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第一百一十二條第一款第六項、第二款“違反本法規定,由生態環境主管部門責令改正,處以罰款,沒收違法所得;情節嚴重的,報經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可以責令停業或者關閉:(六)未按照國家環境保護標準貯存、利用、處置危險廢物或者將危險廢物混入非危險廢物中貯存的;……有前款第一項、第二項、第五項、第六項、第七項、第八項、第九項、第十二項、第十三項行為之一,處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的規定,對該公司進行處罰。案件事實認定清楚,法律適用準確。

 

(二)案件啟示

 

一是危險廢物管理無小事。危險廢物對環境有潛在的嚴重影響,處理不慎就會給環境造成較大污染,因此對危險廢物的污染防治要防患于未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和環境保護標準要求貯存危險廢物是有效避免危險廢物污染環境的重要手段。生態環境執法人員在日常管理中要求危險廢物產生單位規范設置危險廢物暫存間,按規定貯存危險廢物,并交由有資質的處置單位進行處置尤為必要。

 

二是堅持處罰和教育相結合的執法理念。處罰不是目的,幫助違法企業改正,并促進企業自覺守法才是我們的宗旨。該局發現企業違法行為后及時發放宣傳資料,積極指導企業整改。并綜合考量違法當事人整改和配合調查的情況,對當事人酌情從輕處罰,取得良好的社會效果。



案例五



海南某水產有限公司不正常運行污染防治設施排放水污染物案

 

一、基本案情

 

2021年5月6日,??谑芯C合行政執法局執法人員對海南某水產有限公司進行執法檢查,該公司正常生產,污水總排放口正常排放。檢查發現,污水處理站泵房內配套連接的聚合氯化鋁試劑桶和聚丙烯酰胺試劑桶為空,無試劑。該公司在污水處理站運行過程中未按照處理工藝要求加入藥劑,加藥系統停止運行,涉嫌不正常運行污染防治設施排放水污染物的環境違法行為。執法人員立即采取措施,并對海南某水產有限公司的環境違法行為立案查處。

 

二、查處情況

 

海南某水產有限公司通過不正常運行污染防治設施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條的規定。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條第三項的規定,2021年8月2日,市綜合行政執法局于對海南某水產有限公司處罰款10萬元。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第六十三條第三項和《行政主管部門移送適用行政拘留環境違法案件暫行辦法》第七條第四項的規定將案件移送公安部門對相關責任人進行行政拘留。同時依據海南省生態環境廳《環境污染“黑名單”管理辦法(試行)》第六條第三項規定,將該公司列入環境污染“黑名單”。

 

三、案件解析

 

(一)法律適用

 

海南某水產有限公司通過不正常運行污染防治設施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條“禁止利用滲井、滲坑、裂隙、溶洞,私設暗管,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行水污染防治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條第三項“違反本法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或者責令限制生產、停產整治,并處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報經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責令停業、關閉:(三)利用滲井、滲坑、裂隙、溶洞,私設暗管,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行水污染防治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第六十三條第三項:“企業事業單位和其他生產經營者有下列行為之一,尚不構成犯罪的,除依照有關法律法規規定予以處罰外,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或者其他有關部門將案件移交公安機關,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情節較輕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三)通過暗管、滲井、滲坑、灌注或者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行防治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違反法律法規規定排放污染物的”及《行政主管部門移送適用行政拘留環境違法案件暫行辦法》第七條第四項的規定:“《環境保護法》第六十三條第三項規定的通過不正常運行防治污染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違法排放污染物,包括以下情形:(四)在生產經營或者作業過程中,停止運行污染物處理設施的;”等規定,對海南某水產有限公司進行處罰,并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對相關責任人行政拘留。案件事實認定清楚,法律適用準確。

 

(二)案件啟示

 

一是及時收集固定證據,鎖定違法事實。執法人員在檢查過程中對該企業污水處理設施的各個組成部分都仔細進行檢查,不漏一處,最終發現該企業在生產過程中污水處理設施未添加藥劑排放水污染物的違法行為,并根據相應的證據要素及時固定證據,形成完整的證據鏈。

 

二是多重舉措嚴厲打擊環境違法行為。該案環境行政執法部門嚴格落實“環保+公安”聯動機制和“黑名單”制度管理,案件作出處罰決定后及時將案件向公安機關移送,并依照《海南省生態環境廳環境污染“黑名單”管理辦法(試行)》的規定將該企業納入“黑名單”管理,多措并舉,形成打擊環境違法行為的高壓態勢。

 



案例六



定安某醫院不正常運行污染防治設施

排放水污染物案

 

一、基本案情

 

2021年5月26日,定安縣綜合行政執法局執法人員前往定安某醫院進行執法檢查。經查,該醫院正常營業,產生的醫療廢水經好氧沉淀處理后進入消毒池,由二氧化氯發生器向消毒池加入二氧化氯消毒后排入市政管網?,F場檢查發現定安某醫院的二氧化氯發生器未使用,醫療廢水未經二氧化氯消毒即向外環境排放。執法人員立即制作《現場檢查(勘察)筆錄》。同日,縣綜合行政執法局對定安某醫院違法行為立案查處。

 

二、查處情況

 

定安某醫院不正常運行污染防治設施排放水污染物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條的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條第三項的規定,于2021年8月19日,縣綜合行政執法局對該醫院處罰款10萬元。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第六十三條第三項及《行政主管部門移送適用行政拘留環境違法案件暫行辦法》第七條第六項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對相關責任人員行政拘留。

 

三、案件解析

 

(一)法律適用

 

定安某醫院不正常運行污染防治設施排放水污染物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條的規定“禁止利用滲井、滲坑、裂隙、溶洞,私設暗管,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行水污染防治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條第三項“違反本法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或者責令限制生產、停產整治,并處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報經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責令停業、關閉:(三)利用滲井、滲坑、裂隙、溶洞,私設暗管,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行水污染防治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第六十三條第三項“企業事業單位和其他生產經營者有下列行為之一,尚不構成犯罪的,除依照有關法律法規規定予以處罰外,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或者其他有關部門將案件移交公安機關,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情節較輕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三)通過暗管、滲井、滲坑、灌注或者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行防治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違反法律法規規定排放污染物的”等規定對該公司進行處罰,并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對相關責任人員行政拘留。案件事實認定清楚,法律適用準確。

 

(二)案件啟示

 

疫情防控常態化形勢下,醫療機構做好污水處理工作顯得尤為重要。醫療機構要切實履行污染防治主體責任,做好污水收集、處理、消毒等工作,確保污水達標排放。對于疫情防控常態化形勢下仍頂風作案的醫療機構,要重拳打擊。本案將《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及其配套辦法賦予的監管權力和手段落到了實處,除實施行政處罰外,還同時實施了移送公安機關行政拘留,充分打好“組合拳”,嚴懲此類違法行為。

 



案例七



某生豬養殖場自行建設的配套設施

不合格案

 

一、基本案情

 

根據萬寧市農業農村局聯合生態環境局轉來《關于建議關停某生豬養殖場的函》。2021年1月6日,萬寧市綜合行政執法局派員前往位于萬寧市和樂鎮某村委會的某生豬養殖場進行檢查。檢查發現該生豬養殖場生豬存欄600余頭,養殖場自行建設的污染防治配套設施中,未建設相應的糞污厭氧消化和堆漚、有機肥加工、制取沼氣、沼渣沼液分離等綜合利用和無害化處理設施。該養殖場在自建的污染防治配套設施不合格,也未委托他人對畜禽養殖廢棄物進行綜合利用和無害化處理的情況下,擅自投產。萬寧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對該違法行為立案查處。

 

二、查處情況

 

某生豬養殖場在自行建設的配套設施不合格,也未委托他人對畜禽養殖廢棄物進行綜合利用和無害化處理的行為,違反《畜禽規模養殖污染防治條例》第十三條第二款的規定。根據《畜禽規模養殖污染防治條例》第三十九條的規定。市綜合行政執法局于2021年2月23日,對該生豬養殖場處罰款3.75萬元。目前該生豬養殖場已停止養殖。

 

三、案件解析

 

(一)法律適用

 

萬寧某生豬養殖場在自行建設的配套設施不合格,也未委托他人對畜禽養殖廢棄物進行綜合利用和無害化處理的行為,違反《畜禽規模養殖污染防治條例》第十三條第二款“未建設污染防治配套設施、自行建設的配套設施不合格,或者未委托他人對畜禽養殖廢棄物進行綜合利用和無害化處理的,畜禽養殖場、養殖小區不得投入生產或者使用”的規定。根據《畜禽規模養殖污染防治條例》第三十九條“違反本條例規定,未建設污染防治配套設施或者自行建設的配套設施不合格,也未委托他人對畜禽養殖廢棄物進行綜合利用和無害化處理,畜禽養殖場、養殖小區即投入生產、使用,或者建設的污染防治配套設施未正常運行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停止生產或者使用,可以處10萬元以下的罰款”的規定,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對該生豬養殖場進行處罰。案件事實認定清楚,法律適用準確。

 

(二)案件啟示

 

一是加強部門聯動,形成合力。本案的調查過程中,綜合行政執法局與市農業農村局、市生態環境局建立聯動機制、主管部門履行日常行業監管職責,執法部門加強末端執法,共同實現全鏈條監管,形成執法合力有效打擊違法行為。

 

二是加大執法宣傳力度,提高企業落實污染防治主體責任意識。該案件主要原因系部分養豬場環境保護主體意識淡薄,對建設污染防治配套設施不重視。為此,生態環境部門、農業主管部門及市綜合行政執法部門以此案為契機通過加大對環境違法案件的普法宣講力度,全方位宣傳環境保護法律法規,促進企業知法、守法。




案例八



海南某物業服務有限公司不正常運行污染防治設施排放水污染物案

 

一、基本案情

 

2021年7月5日,陵水黎族自治縣綜合行政執法局對某度假公館進行執法檢查。發現該度假公館配套的污水處理設施停止運行,產生的生活污水未經處理直接排放至小區外的溝渠,最終排入外環境。該公司上述行為涉嫌以不正常運行污染防治設施逃避監管排放水污染物。執法人員立即對違法事實進行拍照取證,并制作《調查詢問筆錄》、《現場檢查(勘查)筆錄》、《現場照片》等證據,同時委托陵水縣生態環境監測部門對排入外環境的生活污水進行采樣檢測。檢測結果顯示氨氮排放濃度指標超過《污水綜合排放標準》(GB8978-1996)表4中一級標準的指標,縣綜合行政執法局遂對該公司的違法行為立案查處。

 

二、查處情況

 

海南某物業服務有限公司不正常運行污染防治設施排放水污染物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條的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條的規定,參照《海南省生態環境行政處罰裁量基準規定》的有關規定,2021年10月15日,縣綜合行政執法局對該公司處以罰款11.97萬元。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第六十三條的規定,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對相關責任人員行政拘留。

 

三、案件解析

 

(一)法律適用

 

海南某物業服務有限公司不正常運行污染防治設施排放水污染物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條“禁止利用滲井、滲坑、裂隙、溶洞,私設暗管,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行水污染防治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條第三項“違反本法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或者責令限制生產、停產整治,并處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報經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責令停業、關閉:(三)利用滲井、滲坑、裂隙、溶洞,私設暗管,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行水污染防治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的規定,對該公司進行處罰。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第六十三條“企業事業單位和其他生產經營者有下列行為之一,尚不構成犯罪的,除依照有關法律法規規定予以處罰外,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或者其他有關部門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情節較輕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三)通過暗管、滲井、滲坑、灌注或者篡改、偽造監測數據,或者不正常運行防治污染設施等逃避監管的方式違法排放污染物的”的規定,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對相關責任人行政拘留,案件事實認定清楚,法律適用準確。

 

(二)案件啟示

 

一是強化調查取證,夯實證據鏈條。為了案件調查形成完整的證據鏈,進一步認定該公司的違法事實,執法人員勘察現場不僅制作了詳細的現場檢查(勘察)筆錄,拍攝取樣照片,還在調查詢問筆錄中詳細詢問了有關當事人該項目的入住情況、污染防治設施建設以及運行情況、對違法事實的認知情況,以證明私設暗管排放水污染物的事實,證據鏈條充分且完善,為案件辦理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二是實行“環保+公安”聯動。本著依法監管、協同高效原則,在案件取證、案件辦理等環節加強與司法部門合作,利用“環保+公安”的聯動機制對符合行政拘留的案件,在調查取證階段全面取證、充分論證,實現跨部門聯動,多措并舉筑牢生態環境保護防線,推動生態環境質量持續改善。

 



案例九



瓊海嘉積某汽車維修中心超標排放

大氣污染物案

 

一、基本案情

 

根據群眾舉報,瓊海市綜合行政執法局聯合市生態環境局對瓊海嘉積某汽車維修中心進行檢查。該維修中心主要從事汽車維修、美容等業務,產污環節主要為烤漆房的廢氣排放。檢查發現該汽車維修中心涉嫌超標排放大氣污染物。2021年3月10日,瓊海市生態環境局委托監測公司對瓊海嘉積某汽車維修中心烤漆房廢氣進行采樣監測。監測報告顯示,瓊海嘉積某汽車維修中心烤漆房廢氣中非甲烷總烴排放速率最大值為2.33×10-2(0.0233kg/h),超過《大氣污染物綜合排放標準》(GB16297—1996)中“新污染源大氣污染物排放限值”中的二級標準(非甲烷總烴排放速率標準限值為0.022kg/h)排放標準0.059倍。收到檢測報告后,市綜合行政執法局立即對瓊海嘉積某汽車維修中心的違法行為立案查處。

 

二、查處情況

 

瓊海嘉積某汽車維修中心超標排放大氣污染物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第十八條的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第九十九條第二項的規定,2021年7月9日,瓊海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對瓊海嘉積某汽車維修中心處罰款10萬元。同時,責令立即改正超標排放大氣污染物的環境違法行為,確保經營的汽車維修中心達標排放。目前,該汽車維修中心已按時繳交了罰款,并對排放大氣污染物的噴漆車間進行拆除?,F該案件已履行完畢。依照《海南省生態環境違法行為舉報獎勵辦法》規定,瓊海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對實名舉報人信息進行核實,并于2021年7月28日向舉報人發放舉報獎勵3000元。

 

三、案件解析

 

(一)法律適用

 

瓊海嘉積某汽車維修中心超標排放非甲烷總烴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第十八條“企業事業單位和其他生產經營者建設對大氣環境有影響的項目,應當依法進行環境影響評價、公開環境影響評價文件;向大氣排放污染物的,應當符合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遵守重點大氣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要求”的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第九十九條第二項“違反本法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生態環境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或者限制生產、停產整治,并處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報經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責令停業、關閉:(二)超過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或者超過重點大氣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指標排放大氣污染物的”的規定對其進行查處。案件事實認定清楚,法律適用準確。

 

(二)案件啟示

 

一是兌現舉報獎勵,提高公眾參與度。本案下達行政處罰決定書后,及時向舉報人發放獎勵金,有助于鼓勵更多群眾主動參與到環境違法行為舉報工作中來,爭做生態環境違法行為舉報的“吹哨人”。

 

二是重視群眾訴求,加強部門聯動形成合力。接到群眾舉報后該市綜合行政執法局迅速聯合生態環境局進行檢查,并針對當事人存在的違法行為共同取證。確保群眾舉報線索“查實有結果、條條有落實、件件有回音”,有效保障群眾合法權益。

 



案例十



定安某實業有限公司臭氣超標案

 

一、基本案情

 

根據省廳執法局檢查反饋,定安某實業有限公司涉嫌存在大氣違法排污的行為。2021年5月7日,定安縣綜合行政執法局聯合生態環境局、環境監測站對定安某實業有限公司涉嫌違法行為進行檢查,該公司主要生產天然乳膠和標準膠。執法人員對該公司逐一細查,并由環境監測人員對該公司的四個廠界臭氣進行檢測。結果顯示,5月7日10:13分至16:41分期間,該公司四個廠界下風向點位所排放的臭氣濃度最大值分別為26、18、15、17(無量綱),其中臭氣濃度最大值26(無量綱),超過了《惡臭污染物排放標準》(GB14554-93)表1中新改擴建二級標準(即臭氣濃度≤20無量綱)。定安縣綜合行政執法局立即對該公司違法行為立案查處。

 

二、查處情況

 

定安某實業有限公司廠界臭氣超標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第十八條的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第九十九條第二項的規定及參照《海南省生態環境行政處罰裁量基準規定》的有關內容,于2021年6月9日,縣綜合行政執法局對該公司處罰款12萬元。

 

三、案件解析

 

(一)法律適用

 

定安某實業有限公司廠界臭氣超標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第十八條“企業事業單位和其他生產經營者建設對大氣環境有影響的項目,應當依法進行環境影響評價、公開環境影響評價文件;向大氣排放污染物的,應當符合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遵守重點大氣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要求”的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第九十九條第二項“違反本法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生態環境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或者限制生產、停產整治,并處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報經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責令停業、關閉:(二)超過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或者超過重點大氣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指標排放大氣污染物的”的規定,縣綜合行政執法局對該公司進行處罰。案件事實認定清楚,法律適用準確。

 

(二)案件啟示

 

定安縣綜合行政執法局及時響應省級環境主管部門反饋的環境違法線索,為查處違法行為贏得時間。該縣綜合行政執法局接到上級反饋問題的函后及時聯合相關部門對當事人的違法行為進行調查核實,并委托檢測部門及時檢測,迅速鎖定企業環境違法行為。堅決做到了環境違法露頭就打,污染環境就查,讓環保利劍始終高懸,時刻警醒環境違法企業。

 



案例十一



萬寧某種養專業合作社自行建設的配套

設施不合格案

 

一、基本案情

 

根據萬寧市生態環境局轉來萬寧某種養專業合作社涉嫌違法線索的函。2021年3月17日,萬寧市綜合行政執法局生態環境執法人員對該合作社進行現場檢查。該合作社主要養殖蛋雞,共有5間雞棚,使用中的雞棚4間,約有6萬羽蛋雞。檢查發現,該合作社自行建設的污染防治配套設施未完善相應的糞污厭氧消化和堆漚、有機肥加工、制取沼氣、沼渣沼液分離和輸送、污水處理、畜禽尸體處理等綜合利用和無害化設施、自行建設的配套設施不合格,也未委托他人對畜禽養殖廢棄物進行綜合利用和無害化處理。執法人員對及時收集證據,并對該合作社的違法行為立案查處。

 

二、查處情況

 

萬寧某種養專業合作社自行建設的污染防治配套設施未完善建設相應的糞污厭氧消化和堆漚、有機肥加工、制取沼氣、沼渣沼液分離等綜合利用和無害化處理設施、自行建設的配套設施不合格,也未委托他人對畜禽養殖廢棄物進行綜合利用和無害化處理的行為違反《畜禽規模養殖污染防治條例》第十三條第二款的規定。根據《畜禽規模養殖污染防治條例》第三十九條的規定,對其進行處罰??紤]到該合作社在執法調查期間配合調查、積極整改,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參照《海南省生態環境行政處罰裁量基準》對違法行為進行綜合裁量,于2021年6月3日,對該合作社處罰款4萬元。

 

三、案件解析

 

(一)法律適用

 

萬寧某種養專業合作社自行建設的配套設施不合格,也未委托他人對畜禽養殖廢棄物進行綜合利用和無害化處理的行為,違反《畜禽規模養殖污染防治條例》第十三條第二款“未建設污染防治配套設施、自行建設的配套設施不合格,或者未委托他人對畜禽養殖廢棄物進行綜合利用和無害化處理的,畜禽養殖場、養殖小區不得投入生產或者使用”的規定。根據《畜禽規模養殖污染防治條例》第三十九條“違反本條例規定,未建設污染防治配套設施或者自行建設的配套設施不合格,也未委托他人對畜禽養殖廢棄物進行綜合利用和無害化處理,畜禽養殖場、養殖小區即投入生產、使用,或者建設的污染防治配套設施未正常運行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停止生產或者使用,可以處10萬元以下的罰款”的規定,對該合作社進行處罰,事實認定清楚,法律適用準確。

 

(二)案件啟示

 

一是嚴格執法,督促種養企業全面落實污染防治主體責任。部分種養企業落實污染防治主體責任方面意識淡薄,存在認為養殖規模小不需辦理環評(報告書、報告表)手續的情況下,污水不外排,就不需重視環保,對自行建設的配套防污染設施不夠重視,導致此類違法行為時有發生。市綜合行政執法局通過嚴格執法,倒逼種養企業自覺履行污染防治主體責任。

 

二是合理裁量,確保過罰相當。案件調查過程中,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全面核實該合作社主動配合調查,積極完成整改情節。參照《海南省生態環境行政處罰裁量基準》規定進行違法行為綜合裁量,確保處罰得當,過罰相當。在處罰的同時加強對企業幫扶教育,體現了教育與處罰相結合,服務與管理相結合的理念。

 



案例十二



昌江縣某塑料再生廠未批先建案

 

一、基本案情

 

2021年5月18日,昌江縣綜合行政執法局根據“禁塑”專項整治工作部署,對轄區內的某塑料再生廠進行執法檢查。經查,昌江某塑料再生廠的廠區東側新建香蕉套袋生產線項目,該項目建有香蕉套袋生產線2條、塑料生產線1條、塑料噴帶生產線1條,主要生產工藝為“塑料顆粒攪拌-電熱熔-吹膜成型”。檢查發現,該項目于2020年12月初開工建設,2021年1月初基本建成。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和《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分類管理名錄》的有關規定,該項目屬于應當報批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報告書項目,但某塑料再生廠新建項目未依法辦理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手續,便擅自開工建設。2021年5月24日,昌江縣綜合行政執法局對該違法行為立案查處。

 

二、查處情況

 

昌江某塑料再生廠新建項目未依法辦理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手續,便擅自開工建設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第二十五條和《建設項目環境保護管理條例》第九條第一款的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第三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2021年6月15日,昌江縣綜合行政執法局對該廠處罰款9000元。

 

三、案件解析

 

(一)法律適用

 

昌江某塑料再生廠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第二十五條“建設項目的環境影響評價文件未依法經審批部門審查或者審查后未予批準的,建設單位不得開工建設”和《建設項目環境保護管理條例》第九條第一款“依法應當編制環境影響報告書、環境影響報告表的建設項目,建設單位應當在開工建設前將環境影響報告書、環境影響報告表報有審批權的環境保護行政主管部門審批;建設項目的環境影響評價文件未依法經審批部門審查或者審查后未予批準的,建設單位不得開工建設”的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第三十一條第一款“建設單位未依法報批建設項目環境影響報告書、報告表,或者未依照本法第二十四條的規定重新報批或者報請重新審核環境影響報告書、報告表,擅自開工建設的,由縣級以上生態環境主管部門責令停止建設,根據違法情節和危害后果,處建設項目總投資額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五以下的罰款,并可以責令恢復原狀;”的規定,對昌江某塑料再生廠進行處罰,案件事實認定清楚,法律適用準確。

 

(二)案件啟示

 

一是緊緊圍繞我省“禁塑”工作部署,加強對“涉塑”生產企業的環境執法檢查。執法隊員圍繞“禁塑”工作部署對“涉塑”企業全面排查,讓違法行為無處遁形。

 

二是多方面調查取證,處罰得當。該局通過對“涉塑”行業的了解準確發現問題,多方面調查確定未批先建項目的投資總額,為最終確定處罰金額,提供依據。

 



案例十三



瓊海某港務有限公司未按照規定設置危險廢物識別標志案

 

一、基本案情

 

2021年8月27日上午,瓊海市綜合行政執法局生態大隊對瓊海某港務有限公司開展日常執法檢查,發現瓊海某港務有限公司位于瓊海市長坡鎮龍灣港的年中轉60萬噸散裝水泥中轉站項目,在生產過程中產生廢潤滑油等危險廢物的貯存場所未按照規定設置危險廢物識別標志。同日,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對瓊海某港務有限公司違法行為立案查處,并制作了《調查詢問筆錄》、《現場勘查筆錄》等。2021年8月30日,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對該公司整改情況進行復查時,該公司危險廢物貯存場所已按照規定設置了危險廢物識別標志,完成整改。

 

二、查處情況

 

瓊海某港務有限公司危險廢物貯存場所未按照規定設置危險廢物識別標志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第七十七條的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第一百一十二條的規定應予以處罰。但是瓊海某港務有限公司認識到違法行為后立行立改,及時完成整改。市綜合執法局參照《海南省生態環境行政處罰裁量基準規定》第八條第九項的規定,認定該違法行為符合《行政處罰法》第三十三條第一款規定“違法行為輕微并及時改正,沒有造成危害后果”的情形。2021年9月28日,對該公司下達《不予行政處罰決定書》。同時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三十三條第三款的規定,對該公司進行批評教育,要求企業認真查擺生產經營活動中的環境保護短板,確保整改效果落到實處。同時要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意識,在日常管理中不斷督促有關人員加強環境法律法規的學習,堅決做到知法、守法。

 

三、案件解析

 

(一)法律適用

 

瓊海某港務有限公司危險廢物貯存場所未按照規定設置危險廢物識別標志的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第七十七條“對危險廢物的容器和包裝物以及收集、貯存、運輸、利用、處置危險廢物的設施、場所,應當按照規定設置危險廢物識別標志”的規定。8月30日執法人員對該公司進行復查,發現已完成整改且沒有造成危害后果。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參照《海南省生態環境行政處罰裁量基準規定》第八條第九項“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并及時改正,沒有造成危害后果的,不予行政處罰:(九)危險廢物容器和包裝物以及收集、貯存運輸、處置危險廢物的設施、場所未設置危險廢物識別標志或標志不規范的,自檢查發現之日起3日內完成整改的;”的規定,認定該公司的行為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三十三條第一款“違法行為輕微并及時改正,沒有造成危害后果的,不予行政處罰。”的情形,對瓊海某港務有限公司作出不予處罰決定,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三十三條第三款“對當事人的違法行為依法不予行政處罰的,行政機關應當對當事人進行教育”的規定,對該公司進行批評教育。本案事實認定清楚,法律適用準確。

 

(二)案件啟示

 

一是秉持寬嚴相濟執法理念,體現溫情執法。該局在辦案過程中全面收集證據,并對案件危害后果進行綜合評估。最終認定該公司的行為屬于違法行為輕微并及時改正,沒有造成危害后果的情形,而不予處罰。對輕微違法行為免罰,順應當前深化“放管服”改革、優化營商環境的要求,進一步激發了市場主體活力,讓市場主體真正感受到“有溫度的執法”。同時對企業管理者進行批評教育,也讓企業深刻認識違法行為的危害性,促進企業依法依規開展經營活動。寬嚴相濟的執法手段有效實現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

 

二是以實際行動落實行政處罰法。2021年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對執法活動提出更高的要求。市綜合執法局認真學習領會行政處罰法的立法要求和精神,參照《海南省生態環境行政處罰裁量基準規定》的規定,正確理解和適用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讓不予處罰的規定落地實施。


 

相關附件:

相關文檔: